主页 > 奥秘中国 >「编辑是读者的代表,不是作者的粉丝」 >
「编辑是读者的代表,不是作者的粉丝」

2020-06-11


「编辑是读者的代表,不是作者的粉丝」

通常我会跟合作的作者养成一种类似挚友、战友、损友的关係。不过请别误会,真正该重视的不是作者,而是读者。重要的是结果,不是过程。出版界普遍认为,编辑应该讨好作者,最好像跟班一样。我倒是有不一样的看法,我想跟作者保持对等的关係。

有的编辑在作者的签书会或座谈会上,只会像跟屁虫一样鞠躬哈腰,当这种机械化的跟班一点意义也没有。这不是为作者好,纯粹是自我满足罢了。

你要拚命思考,如何做出好书大卖特卖,想出方法后彻底执行。如果鞠躬哈腰有用的话,那你鞠到腰断掉也没关係。

我製作的书籍,基本上是以访谈内容起草。我会打破沙锅问到底,连对方不愿在访谈或原稿中提起的事情都问得一清二楚。假设访谈的气氛很热络,你问到了十成的内容,真正写成原稿以后,大概只会留下八成左右。所以在访谈时得侵门踏户,问到十二成的内容,这样取捨后也还有十成的精华。不要去讨好对方,切中要害才有意义。过度敬重对方的后果,就是只能问到千篇一律的回应,对方的回答也不会超出某个範围。当编辑的不能自己消音打码,要知道编辑是读者的代表,不是作者的粉丝。

我聊任何话题都会追问到底,被当成不懂人情世故的傻瓜也在所不惜。通常对方也会放下心防,说一些平常不敢讲的真话。比方说,当作者聊到自己跟某位女性吃饭,一般性格比较严谨的编辑不会追问什幺,因为这些隐私没办法写在书上。我就不一样了,我会傻傻地追问下去,问清楚那个女性到底是谁。被当成没礼貌的白目也没在怕,只有打破沙锅问到底,才会得到真心话和赤裸裸的人性。

编辑有个很重要的特质,你必须让别人自愿说出不可告人的祕密。我这个人是出了名的大嘴巴,但大家都会告诉我各种八卦。用形式化的方式工作,是绝对无法卸下别人的心防。

对我来说,做出好的作品卖给读者才是目的,我再怎幺喜欢作者,也不会把讨好他们当成目的。我不会投鼠忌器,只要能做出更好的作品,再尴尬的事情也说得出口。当下惹人厌也没关係,事后书大卖就好了。这就好像踩到地雷依然能冲向终点一样,没有什幺好担心的。

如果书完全卖不出去,双方的关係再铁也不会继续合作。这是很现实的问题,做生意跟交朋友不一样,双方都必须拿出成果跟实力才行。你要明确表达自己的想法,孕育出最好的作品。合作过程被当成白目也不打紧,反正书卖得好人家也会对你改观,这样才能超越编辑与作者的关係。

就结果来说,我跟那些合作过的作者,也都超越了编辑和作者的单纯关係。例如我跟见城彻合作,后来跑到他开的公司工作;堀江贵文成立网路沙龙,也邀请我担任编辑教授;NewsPicks 的执行长佐佐木纪彦,还跟我一起成立网路学院。除了他们以外,我跟很多合作过的作者都建立起超越书本的联繫。因为我重视的是目的,而不是作者的脸色。有能力拿出成果的变态,比无能的好人更容易获得工作机会。我找堀江贵文担任商业漫画杂誌的总编辑,也是在酒会上拜託一下就 OK 了。一般人很难谈成的大案子,我传个 LINE 或打通电话就谈成了,大家都愿意卖我面子,他们相信我办事有某种程度的成果。

讨好他人千百次也无法获得信赖,不要害怕冲突和争执,拚命冲向目的地就对了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相关文章
今日焦点
一周热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