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新闻引领 >被IS洗脑的孩子们 造就无数心碎的母亲 >
被IS洗脑的孩子们 造就无数心碎的母亲

2020-08-03


被IS洗脑的孩子们 造就无数心碎的母亲

IS发动的圣战,吸引了无数青年投入,也造就了许多心碎的母亲。摄影/法新社

包德鲁(Christianne Boudreau)住在加拿大亚伯达省卡加利郊区,她总是盯着电脑萤幕,竭尽所有时间反覆寻找任何关于伊斯兰国(IS)的影片,包括血淋淋的斩首人质。

不过,她的目光永远专注在站在后面当背景的蒙着面的伊斯兰国战士,看能不能瞥见她大儿子的一双眼睛。数个月后,她得知儿子已在一场战斗中死亡。

IS是一场醒不过来的恶梦

地球另一端,丹麦哥本哈根的黛姆(Karolina Dam)镇日坐立难安,拚命地用手机传简讯给在叙利亚为伊斯兰国打仗的儿子,说着她的爱和思念。一天,终于有了回信,黛姆知道不是儿子,她问起儿子的行蹤,「妳确定妳受得了?」对方说:「你的儿子变成了碎片。」与包德鲁及黛姆处在同样处境的母亲有数千个。

当十七岁的儿子克雷蒙(Damian Clairmont)开始参加一个可兰经研读小组时,包德鲁还因为内向的儿子有了社交生活而高兴。

她不是思想狭隘的人,对克雷蒙改信伊斯兰也没反对,虽然后来儿子有时接到电话躲着讲,开始有些奇怪的言论,有一天说要去埃及学阿拉伯文,包德鲁有些担心,但都支持。

接续而来的是一场醒不过来的恶梦──远超过一个母亲能担心与想像的。对包德鲁而言,她曾想过儿子发生最严重意外或做了最坏的事,但都比不上加入IS、成为伊斯兰战士。

她不断要求儿子回家,直到得知他死于一场战斗中。然后一个母亲在遭遇这种情境时可能有的所有情绪与思虑全都出现──以一种极端却又超现实的形式出现:她不想活了,自责到底忽略了什幺、为何不能阻止?是否不够爱他、不够关心他?她没法想像儿子拿着枪杀人,然后死于枪下,为一场不属于自己的战争。

圣战士妈妈共同走过的心路

更超现实的是,当包德鲁还在努力为克雷蒙的死理出头绪,克雷蒙的「上线」还写了一封公开信,向她解释为何儿子那样生死以之,呼吁她完成儿子的心愿,「对抗压迫穆斯林的全球体系,无辜的男人、女人及孩子需要我们的帮助。」

这位「上线」反对西方世界把他们的宣传及诉求描述成洗脑,说他们「仅仅要求年轻人们不要去看电视上的报导,转而以开放的心胸研读可兰经。」末尾还说,他会向阿拉祷告,让她接受伊斯兰,过着光荣而有尊严的人生,最后与她在天堂的儿子团聚。

包德鲁已经免疫,她刚从欧洲回来,与其他的圣战士妈妈会面。同样的基调,同样的西方世界如何有着集体阴谋欺骗世人,同样地诉诸为道德、强调为苦难的人们而战,同样地为伊斯兰而死终不悔……。每位母亲说着同样的故事,包德鲁已听过千百回。

会参加网路或实体研读教义小团体的人,多对伊斯兰传统认识有限,多是听从经师所言所教,他们接受坚定的信念:「我们完全清楚自己在做什幺,我们拒绝被洗脑」。

经师们问学生,只是坐在「舒适有着空调的大学课室」能成就什幺有意义的人生。他们举许多愿意为理想牺牲的「前辈」为例,他们不是坐而言而是起而行,为阿拉杀敌,最后在战场上成为烈士。

为圣战而失去蹤影的子女

一位曾是穆斯林激进分子、后来加入反IS组织的卧底情报员说,那些年轻人和指导他们的经师多半是没没无闻。他们在人群中没人会看到,连自己都快看不到自己,有一天披上了英雄的戏服,超人般地捨我其谁,去拯救只有他们能拯救的受苦难的人们,去改变只有他们能改变的世界。

这些年轻的西方圣战士以不同的方式完成他们的神圣使命。法拉赫.赛义德(Farah Mahemd Shirdon)突然从学校失蹤,直到有一天,他出现在一个伊斯兰国的「招募」影片,在片中烧掉自己的护照,威胁美国及加拿大说:「我们即将来到你的土地上,并毁灭你。」

阿胥拉菲(Salman Ashrafi)在一家石油公司担任分析师,突然辞职说要準备考GMAT再深造,家人从此没有他的消息。一日,他家来了两个国安局官员,告诉他的爸妈,阿胥拉菲在自己身上绑了炸弹,开车冲进伊拉克一个卖场,杀了十九个人。

许多伊斯兰国西方年轻战士的母亲后来都成了伊斯兰国专家,因为她们的心思随孩子们离开了原有的世界,有些妈妈真的踏上孩子的脚步到了土耳其,企图跨过边界到叙利亚找孩子,有些被土耳其政府挡下,有些则被伊斯兰国关了起来。

包德鲁以另一种方式想念克雷蒙,她说,问题不在穆斯林而在「激进化」,学校有性教育、教反霸凌、远离毒品,但没教「去激进化」。于是她到处演讲,想尽最大的力量帮助其他的父母,不管是旅行,电话或透过网路。

无法平复的悲愤

有人说包德鲁是化悲愤为力量,但一位访问过她的记者说,包德鲁还活在克雷蒙的世界里,她和其他孩子都付出了代价,包德鲁没法有一份正常的工作,一方面她太忙,更多的是,人人都知道她的儿子曾是伊斯兰国战士。

包德鲁也不是因此就没有了悲愤。当夜深了,孩子都入睡了,包德鲁会开车到没人的郊外,大声哭喊克雷蒙的名字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相关文章
今日焦点
一周热榜